新闻
首页>新闻>正文

被拐若干年的孩儿现在长啥样?“神笔警探”画了120余名被拐儿童模拟像

2022-03-1009:40:15来源:大河报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数日前,32岁的高京亮向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求助,希望林宇辉能根据他的相貌,反推出他亲生父母的样貌。林宇辉根据高京亮的相貌特征,模拟画出了其父母的画像,而李怀远看到与自己相似的画像后,特地找到高京亮进行抽血化验,DNA比对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林宇辉告诉大河报·豫视频记者,像高京亮这样寻亲的人太多了。

一盏远方的路灯被寻亲者“包围”的希望中转站

位于济南市历下区一栋写字楼内的林宇辉模拟画像工作室(以下简称“林宇辉工作室”),常年进出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寻亲者,他们满怀希冀走进这里,在此短暂停留。

林宇辉画出的每一幅模拟画像,对于寻亲者像是一盏远方的路灯,灯光或许微弱,却指引着寻亲之路的方向。

“他们是来对孩子进行跨年龄画像的。大多数都是找了几十年了都找不到,但凡得到一点疑似信息,他们就会赶去寻找。好像只有在路上,受着这种煎熬,才能对得起被拐的孩子。”这几年,林宇辉见过太多这样的寻亲者。

近4年来,林宇辉接到了无数求助,凭借此前用于刑侦的模拟画像技术,为数以百计的寻亲者进行模拟画像:有被拐卖的儿童,也有被拐孩子的父母。

林宇辉,此前供职于山东省公安厅刑侦总队,屡次协助多地警方侦破大案要案后,在业内赢得了“神笔警探”的称号。

2017年,林宇辉应邀参加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,根据牺牲于1956年的公安部队烈士刘国才仍在世的战友描述的外貌特征,还原了刘国才烈士画像。该节目播出后,林宇辉名声大噪。

那时候,林宇辉已经开始为被拐儿童进行画像。2019年10月,广东警方公布的涉及9起拐卖儿童案的嫌疑人“梅姨”的最新画像,亦是林宇辉绘制。

2018年,退休后的林宇辉把工作室的大门向社会敞开,免费为被拐儿童和烈士画像,就此登门者不断。有时,各地的警方会通过其挂职的司法鉴定中心,发来一些协助侦办刑事案件的请求,但林宇辉接待最多的还是寻子的父母。

有一些经济窘迫的家长甚至会带着煎饼和咸菜,赶到他的工作室,求他为孩子画像。

“我为什么要帮这些人?就是因为他们太难了!”林宇辉说。

跨年龄画像的精度描绘想象当中的相貌有多难

“来求助的人太多了。”林宇辉的模拟画像档期甚至已经排到了几年之后。模拟画像技术,成了林宇辉和寻亲者之间联系的纽带。

林宇辉有坚持每天进行数个小时绘画的习惯。近几年,他的习惯则经常被求助者打断。“不忙的话,我每天会画四五个小时。”林宇辉这样告诉记者。

在工作室的展厅一角,记者看到了近几年来林宇辉的画像墙。这面墙上有“梅姨”,还有孙卓。那是2018年4月14日,林宇辉应孙海洋之请所画。

在林宇辉所画的120余名被拐儿童中,已有近20名儿童被找到。

“我比较遗憾的是,依然还有这么多孩子没有被找到。”有时候林宇辉会接到二次求助,来自那些拿到画像依然寻子无果的求助者,他们希望能对画像进行再次修改。

修改之后的画像,有些起到了作用,有些看起来则毫无作用。

“孙海洋找过我两次。2021年我又画过一次,过后不久孩子找到了。”林宇辉说。

给一个想象当中的相貌画像,并依靠它去寻找真人,无疑是有很大难度的。林宇辉并不认为他的模拟画像技术,一定就能准确还原被寻人的相貌,尤其是跨年龄画像。有时候,只能说“接近”。

进行跨年龄画像,通常需要根据孩子和父母的照片,通过综合父母面部的显著特征,再根据相关的遗传和人体骨骼方面的知识,以及他个人进行模拟画像的经验和总结,判断父母的哪些特征可能会被孩子保留,从而把孩子相貌锁定在一定范围内。从6岁到20岁,面貌可能变化较大,但面部基本骨骼不会有太大变化。

对于跨年龄画像技术的准确性,林宇辉打了个有意思的比方:“这就像医生看病一样,100个病人不见得都能治好吧。”

工作室背后模拟画像技术的窘境

林宇辉的办公室门口一处木架上放着一张白板,左上角夹着一张近期他为某地警方用铅笔绘制的嫌疑人画像。白板上则写满了近期的工作安排:去河南给一个孩子进行画像;为志愿军烈士画像等。

除去寻子相关事宜,为烈士画像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。

白板旁边的桌子上挂着一面锦旗,上书:何以神笔胜马良,只手一挥英魂归。落款的时间是2021年12月26日。这是聊城阳谷县阿城镇齐店村的村民,为感谢林宇辉特意送来的。

这么多的画像求助,远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,但没有人能替林宇辉分担。他不得不对所有的求助信息进行分类:哪些比较紧急,哪些则可以延后。

记者从林宇辉口中得知,目前,他是国内唯一一个专门为被拐儿童模拟画像的专家。而在模拟画像这一行业,全国仅有几十位从业者,均在公安系统内供职,且仅限于刑侦方向。

模拟画像技术门槛较高,需要具备相当程度的刑侦知识、美术知识、人体医学知识,甚至还要对心理学有研究。林宇辉告诉记者,在公安系统内有几人在跟他学习模拟画像技术,但因为工作原因,他们并不常来,偶尔也会通过微信寻求指导。

而这一技术虽然在警校课程内有所涉及,但并未能形成完整的专业人才培养体系。

林宇辉认为,模拟画像自古沿用至今,即使这些年,模拟画像作为刑侦技术也是发挥了作用的,“只是高科技手段出现以后,很多人就不愿意再去做这项工作了”。

据了解,自林宇辉退休后,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并没有人接替他模拟画像的工作。

投身寻亲直播间让更多人看到被拐儿童的画像

在某种意义上,退休4年的林宇辉已经完成了从刑侦模拟画像专家到社会志愿者的过渡。他开始应用时下最流行的直播,为寻找烈士和被拐儿童进行画像和信息传播。

3个月前,林宇辉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开始尝试直播,如今,林宇辉工作室在某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已经拥有近20万粉丝。

今年2月中旬,林宇辉直播了他为一名失踪儿童画像的全过程。孩子叫陈兆沅,父亲叫陈升宽。2015年陈兆沅失踪后,双腿无法站立的陈升宽,7年间用爬行的姿势找遍了大半个中国。

林宇辉以陈升宽带来的其妻子和后来生的两个孩子的照片作为参考,结合陈升宽的相貌,用铅笔在速写本上,勾勒出9岁陈兆沅的相貌。这是林宇辉画的第122名儿童。

直播间,粉丝对这项工作的兴趣度和对寻子事宜迸发的各种主意,也让林宇辉非常感动。

实际上,在短视频平台进行直播寻亲已不再罕见。打开各个短视频直播平台,输入“寻亲”“寻找儿子”“寻找女儿”等关键词,就能看到与此相关的直播间和短视频内容。

一些志愿者会活跃在这些直播平台,从事信息汇总或是线下探访的工作,帮助这些寻亲者。一些经济窘迫的寻亲者也会利用直播带货,维持生计。

“我就是想让更多人看到这些被拐儿童的画像。”林宇辉说,“带货这件事,对我毫无意义。”

直播和互联网,也让林宇辉有了更多想法和方法论。拜访临近尾声的时候,林宇辉告诉大河报·豫视频记者,他在媒体的帮助下,正在筹备一个认亲主题的视频栏目,名字叫做《回家》。

林宇辉会邀请寻亲父母现场讲述寻亲经历,而他则会现场为孩子画像。“那时,会有更多的人看到丢失儿童的画像。”林宇辉说。

文/刘永恒张璇子

编辑/倪家宁

责任编辑:李晓(EN035)

头条新闻

  • “神笔警探”画了120余名被拐儿童模拟像

    记者从林宇辉口中得知,目前,他是国内唯一一个专门为被拐儿童模拟画像的专家。而在模拟画像这一行业,全国仅有几十位从业者,均在公安系统内供职,且仅限于刑侦方向。

  • 广东将深入推进华南虎等珍稀濒危物种保护

    2022年3月3日是第九个“世界野生动植物日”。广东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称,广东将深入推进华南虎、中华穿山甲、中华白海豚、鳄蜥、丹霞梧桐等珍稀濒危物种保护研究工作。

  • 多种智能机器人服务北京冬奥

    在海淀、朝阳、石景山和延庆区的4个冬奥场馆集聚区设立了8个服务型智能机器人集中示范展示区,汇集智能导览、移动售货、安防巡检、配送服务、清洁清扫等类型智能机器人100多台。

  • 永州女孩雪中移开倒地大树获正能量奖励

    这几天,一条“永州移树小女孩”的视频火了。2月22日晚,永州暴雪,视频中,一棵大树倒在路中间,影响交通通行,一名背着书包的女学生连拔带拽,一点点把树往路边移去。

  • 众人围观时,她挺身而出救回脑梗老人

   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民主社区一小区大门口,一位行走中的老大爷忽然无法站稳,连续倒退后,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一位推自行车的女子停了下来……200多下的心肺复苏,老人得救了

点击加载更多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